主辦: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

精彩廣州 羊城古今

孫中山大元帥府紀念館:既是博物館 又是名建筑

www.2785252.live2019-12-13 14:39:01來源: 廣州日報

大元帥府外觀

“笑語滿府”活動

“帥府百年”復原陳列

基本陳列

珠江南岸,江灣橋畔,海珠區紡織路東沙街18號,是一片西式風格、鵝黃色調的建筑群,這就是孫中山大元帥府紀念館。這座紀念館,是依托“廣州大元帥府”舊址籌建的人物紀念館,1917至1925年,大元帥府兩度成為孫中山組建革命政府的辦公場所,成為他“護法”的大本營。孫中山、周恩來、宋慶齡、廖仲愷等中國近代史上的重要人物曾云集于此,參與、推動著時代風云的變幻。

在這里品味近代史的槳聲帆影

每天在大元帥府門前都有很多人留影。這里是國家二級博物館,也是廣東省、廣州市及海珠區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廣東統一戰線基地。1996年11月,廣州大元帥府舊址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98年10月,籌建“孫中山大元帥府紀念館”,2001年修葺一新的“大元帥府”以嶄新的面貌重新對外開放。因它在近代史上的突出地位,每年慕名而來的海內外游客絡繹不絕。

記者來到這里時,正逢館內的臨時展覽“德厚流光——館藏捐贈文物選展”舉行。館方負責人告訴記者,自籌建以來,紀念館得到社會各界大力支持,140多位熱心人士先后無私地把多年珍藏捐贈給紀念館,讓社會公眾可以分享到珍貴的文物。這次展覽,展出五色旗十八星旗圖壺,1918年孫中山、宋慶齡與大元帥府要員合影,胡漢民手書“海珠橋”橫幅等文物,許多文物都是第一次和觀眾們見面。在跨年的這段時間,“將軍本色是書生——李漢魂將軍生平展”,“誰識書生是老兵”——孫中山機要秘書李仙根的革命與詩書展,“圓夢——從北洋鐵甲到航母艦隊”等一系列臨時展覽也一并舉行。在各個展廳中穿梭,看著百年的時光在圖片、實物、模型中再現,令人深感革命先輩之勇毅堅定,今日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

除了這些臨時展覽,現館內還設有《帥府百年》復原陳列、《捍衛共和復興中華——孫中山三次在廣東建立政權》基本陳列、《帥府名人》《一個澳洲建筑師的中國情結》等常設展覽,它們以權威、通俗、明白的展現方式,講述了大量的歷史細節,是我們系統了解帥府歷史、人物的便捷窗口。

近年來,該館年入館人數持續保持在30萬人以上。自今年8月1日起,紀念館實行夜間開放,以“帥府之夜”為代表的一系列夜間文化活動,不僅讓它成為周邊居民的好去處,也吸引了很多專程趕來的粉絲。

與中山大學馬丁堂出自同一設計師

大元帥府舊址的前身為興建于清光緒年間的廣東士敏土(水泥)廠。時任兩廣總督岑春煊考慮到未來社會發展對水泥的巨大需求,奏請清廷同意后,由廣東善后總局、兩廣鹽運使等撥款40萬銀元,向進口商貸款80萬銀元,共計120萬銀元為總投資,購買了德國克虜伯魯森工廠出品的日產500桶生產能力的設備。1906年動工,1909年5月正式投產。

作為官辦企業的廣東士敏土廠,建設規模巨大,官府對其建設高度重視,采取了國際化合作的模式,廣泛引入外國設計師、洋行參與設計施工。沙面的興華洋行負責建機房、爐窯、焙磚巷等工程,馮潤記建筑店則負責建全廠圍墻、會辦住所、工作住所及各種房屋道路。處于核心地位的兩座辦公樓以及工程師樓——后來孫中山開設大元帥府辦公及居住之所則交給了沙面的治平洋行設計及施工。

這三棟建筑由亞瑟·威廉·帕內(Arthur William Purnell)負責設計,廣耀祥建筑店承建。在設計時,他將鎖石、復雜的組合線腳、檐口等西方正統的古典元素融入其中。不過,在設計建筑的排水管時,將其設計成了極具中國特色的竹節形狀,并飾以竹葉裝飾,還將門窗設計成了嶺南氣息很濃的百葉門窗。

大元帥府也是澳大利亞建筑師帕內的代表作,是他眾多建筑作品中最為典型的一處。帕內和合作伙伴伯捷最早將鋼筋混凝土技術引入中國,是20世紀初活躍在廣州的最成功的建筑設計師。他們的作品包括廣九鐵路廣州火車站、粵海關俱樂部、波樓、沙面瑞記洋行、禮和洋行、花旗銀行、粵垣電燈公司(即五仙門電廠)、美孚火油公司和美國亨寶輪船公司貨倉、中山大學馬丁堂等,幾乎涵蓋了晚清社會生活的全部領域,且每一個作品都保持了較高的藝術與技術水平。這些建筑中,很多現在仍保存完好,幾乎全被列入各級文物保護單位。在返回澳大利亞后,帕內于1914年和1916年分別給自己設計了兩棟寓所,都命名為“沙面”,可見廣州的工作與生活對他的深遠影響。

當時,竣工后的辦公區域分別由門樓、北樓、南樓和工程師樓構成。門樓直面珠江,有獨立的棧橋伸出江面,方便官員及辦公人員的進出。門樓正中嵌有張人駿所題寫的“廣東士敏土廠”石碑,石碑左右分別各有一鳳凰式樣的淺浮雕,石碑正上方則為三龍奪珠的淺浮雕。門樓的外墻上掛有牌示,上書“官廠重地,禁止擅入,倘行故違,定即拿究”等字。

門樓以南,北、南兩座主體建筑平行而立,過去中間有帶篷的天橋相連。北樓寬為40.38米,進深17.6米,高18.13米,共三層,建筑面積為2132平方米;南樓寬度為27.56米,進深23.26米,高19.13米,也是三層,建筑面積為1924平方米。北樓三樓南立面還嵌有廣東士敏土廠第一任會辦劉麟瑞所撰文的“求是”石碑。南樓以南還設計了一個小花園。

見證孫中山在廣東的最后時光

歲月如梭,老士敏土廠的歷史任務也發生了變化,1917年至1925年,兩次被孫中山借用為大元帥府的辦公場所。

1917年,北洋政府段祺瑞拒絕恢復被袁世凱廢除的《中華民國臨時約法》。7月,孫中山毅然率領部分海軍及國會議員南下護法,在廣州召開非常國會,以廣東為根據地,聯合云、貴、川、陜、桂、湘、鄂、閩等8省,組建了護法軍政府,以對抗北洋政府的軍閥獨裁統治。孫中山初到廣州就向當時的廣東督軍陳炳昆提出借用廣東士敏土廠部分房屋或前財政廳作為大元帥府,但陳堅決不同意,大元帥府只好暫留黃埔。后來大元帥府參軍處奉孫中山大元帥令,致函士敏土廠總辦孫家榮,再次提出暫借辦公樓作為大元帥府的辦公場所。孫中山之所以相中士敏土廠,主要基于兩個原因:一是安全,當時掌握河南一帶軍事地盤的李福林主動表示愿聽命于孫中山。二是交通,士敏土廠臨江而建,與城內只有一河之隔,廠門樓前就是石涌口碼頭(今大元帥府碼頭),軍艦和小火輪皆可???。9月16日,孫家榮奉廣東省省長的李耀漢之命,率該廠職工遷出,大元帥府正式入主河南士敏土廠,開始辦公。雖然孫家榮讓出了辦公樓和工程師樓,但士敏土廠卻并未因孫中山的借用而停產。孫中山還派胡毅生任該廠總辦,繼續生產水泥。1918年4月,西南軍閥密謀改組軍政府以排擠孫中山。5月4日,在非常國會通過改組軍政府案的當天,孫中山憤然向非常國會提出辭職,5月21日離粵赴滬。

1921年,孫中山重返廣州,擔任非常大總統,卻未將辦公地點設于士敏土廠。但1922年陳炯明部發動的“六·一六”兵變,炮轟總統府,對孫中山第三次在廣州建立革命政權時考慮辦公選址,產生了很大的影響。1923年2月,孫中山再次回到廣州,先在廣州東郊農林試驗場,即今梅花村一帶,設陸海軍大元帥大本營,3月31日大本營遷往廣東士敏土廠,并將朱培德所轄的滇軍改為拱衛軍駐扎于廣州河南地區,以資保衛。當時南樓三樓是孫中山辦公室、臥室,餐廳、會議室、小客房、無線電報室、副官房、女工房也安排在這里。西廣場的西邊有一排平房為孫中山護衛連宿舍、平房的南端盡頭為孫中山專用廚房和公用澡房。

孫中山與宋慶齡一起,在士敏土廠的辦公樓里,度過了革命生涯中最后一段廣東歲月,直到1924年受邀北上,病逝于北京。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卜松竹

通訊員:劉俊熙(圖片由大元帥府館提供)

(編輯: 劉卓瑩)

返回首頁
 
足球小将2018